歌诀二

举动轻灵神内敛,莫教断续一气研。

左宜右有虚实处,意上寓下后天还。

 

注解:

一举动,周身俱要轻灵,尤须贯串。

演式概不用力,则愈长内劲,周身自然圆活灵通。贯串者,式式联络,绵绵不断也。不贯串,则式断,断则有隙可乘,此太极所最忌。

 

气宜鼓荡,神宜内敛。无使有凹凸处,无使有断续处。

气宜鼓荡者,天然之深呼吸,不可间断,凝神敛志,则心意专一。

演式时,须要心气平和,动作、姿势与心意,皆不可有凹凸处,更不可有断续时。心不平、式不平,易为人制;有断续,易为人乘:皆太极之病也。

 

其根在脚,发于腿,主宰于腰,形于手指。由脚,而腿,而腰,总须完整一气,向前退后,乃得机得势。

演式时,心与意,意与气,气与力,其根由脚而发于腿,由腿而腰,由腰而颈项、颅顶,至于手、指、臂、腕,总如一气之完整。遇敌时,任凭前进后退,无不得心应手。以足为根,形意、八卦亦然,太极则更不可轻忽也。

 

有不得机得势处,身便散乱,其病必于腰腿求之。

上下不相随,手动脚不动,便是不得机、不得势,因而身法散乱。凡演式不得力,其弊定在腰腿,当于斯求之。

 

上下、前后、左右皆然。凡此皆(在心)意,不在外面。有上即有下,有前即有后,由左即有右。如意要向上,即寓下意,譬之将植物掀起,而加以挫折之力,其根自断,损坏之速乃无疑。

每欲上下、左右、前后,皆须先动腰腿。以上所论,皆是心与意,而非皮与骨。心意专一,上下、前后、左右乃得机应变之妙。否则意志不专,易入旁门。

意欲袭敌上部,却寓顾下之意,使敌不易捉摸。譬之植物,而先挫其根,其本损坏,标将焉托。即向上要寓下,向下要寓上也。

 

虚实要分清楚,一处自有一处虚实,处处总此一虚实。周身节节贯串,无令丝毫间断耳。

演式时,要分别何处虚、何处实。敌实我虚,敌变虚,则我忽实。虽一处有一处虚实,然明此一虚实,处处亦皆此一虚实也。彼重我轻,不丢不顶。

演式时,一面动作,一面呼吸,运用自然,节节贯通,四肢百骸,处处虚空。虽虚空,而节节又能贯串,如百节蜈蚣,一处行动,百节灵活,绝无间断之弊。太极亦此意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