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诀一

顺项贯顶两膀松,束烈下气把裆撑。

胃音开劲两捶争,五趾抓地上弯弓。

 

注解

虚灵顶劲,气沉丹田,提顶吊裆,心中力量,两背松,然后窒。

演式时,每一架子,均须有虚灵顶劲、气沉丹田之意。虚灵者,意贯胸海。顶劲者,头顶项竖也。周而复始,气注丹田。

提顶,使尾闾之脊骨与颈项直贯,有上提之意。吊裆,拿住丹田之气,勿使外泄,谷道提起,如忍粪状。心中力量,即完全用意,而非用拙力也。窒,折实之谓也。

 

开合按势怀中抱,七星势,视如车轮,柔而不刚。

每一开合,或捋按式,皆伸缩其劲,发动如在怀中。七星势,即手足姿势方位像其形。视如车轮,随腰运动,完全用意不刚。

 

彼不动,己不动;彼微动,而己意已动。

遇敌之时,敌不动,我亦不动。敌方微动,其动意中之方向,而我之意已随其方向而先动。此非知彼知己之谓,乃不见不闻即可知觉之化境也。

 

由脚而腿,由腿而腰,练如一气,如转鹘之鸟,如猫擒鼠。

其根全在两足,再发于腿,由腿而身至腰,由腰至顶,练成一气。鹘鸟为抟兔之鹰,旋转无定;亦如太极之气,随意志动作不定也。如猫擒鼠,非谓其速,实言其静以蓄势。动则手、足、心、意齐到,纯以神行耳。

 

发动如弓发矢,正其四体,步履要轻随,步步要滑齐。

发动如拉满弓,放箭便至。头顶竖项,四体中正,自然安适。迈步要轻灵相随,任何动作不可歪斜,亦不可停滞。任何步法又要整齐,此即步步要滑齐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