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卦掌的“三顶”是:头要顶,舌要顶,掌要顶。

 

头上顶,有冲天之雄。

头顶指的就是内家拳常说的“虚灵顶劲”、“顶头悬”。头顶百会有上顶、上领之意,则周身精神就会提起,如同周身悬挂起来一般。这个指的是“神意”的领起,而不是用力上顶,否则周身气血上浮,就有悖于内家拳气沉丹田的要求。要做到头顶,还要做好下颌微收,颈椎后靠,这样周身就自然立身中正了,百会自然就领起来了。颈椎后靠,使颈椎成直线竖立,还有利于督脉气机的运行,有利于在走转中疏通督脉的玉枕穴。另外,从养生多角度来说,头上顶对于预防和缓解颈椎病有着显著的作用。

 

舌上顶,可生津液。

舌上顶,即是舌抵上腭。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从道家内功角度来说,舌抵上腭,不是舌抵上齿龈,这是错误的。舌抵上腭的正确做法是,舌头上卷,顶住上颚部位向内凹陷的部分,这样才能利于口内生津,才能沟通任督二脉。道家《内丹诀》云:“舌下两窍,左通心,右通胆,真气流注,以通神明。故人身不安,则舌下液干,以其真气耗也。一转之首,以舌闭其两窍,使真气不泄于外,以通其神水也。”可见,对于内家功夫而言,做好舌抵上腭至关重要,可令内气不外散,可令舌下玄膺二窍生发“玉液”。我们在练习八卦掌时候,如果口内津液生发,可待满口时,引颈仰头,吞下口内津液,这在道家也叫炼液化精,对人体大有好处。此秘传口诀也,望勿轻视。下面再讲一讲练习八卦掌的如何体会舌抵上腭。  舌抵上腭,不是说舌头要用力往上顶,而是舌头与上腭要有一种相互吸引的意识在里面,轻轻的虚顶,与头的顶是一样的。舌顶上腭,也是虚领、虚顶,似顶非顶的这么一个感觉。上腭的凹陷处与舌头之间有这么一个虚含的意识在里面,这样就更容易口中生津。

 

手掌外顶,力贯掌指,掌力沉厚。

再讲手掌外顶的含义之前,先讲一讲八卦掌的掌型。八卦掌的掌型主要分为龙爪掌和牛舌掌两种,至于后来又有的其他掌型,都无出龙爪掌的范围,这里不作介绍。实际上,在龙爪掌、牛舌掌的基础上,掌型是可以随着动作和用法灵活变化的,所谓的固定掌型,只有在定式走转中才被固定要求。

 

先介绍龙爪掌,龙爪掌是程式八卦掌的代表掌型,主要有两形态。

第一种形态要求:虎口圆撑,三指头(中指、无名指、小指)并拢,食指指天;食指与中指间略有缝隙,中指也略有上竖之意;掌心含空,小鱼际内裹;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、小指的指跟略有外挺之意,大拇指与小指略有相合之意,大拇指尖与其余四指尖也略有相合之意。

 

第二种形态要求:虎口圆撑,食指指天,中指外撑,中指无名指裂缝开;小鱼际内裹,大拇指与小指有相合之意;四指指根略外挺,大拇指与四指指尖有相合之意。

 

下面介绍牛舌掌,牛舌掌是尹式八卦掌的常用掌型,其他支派八卦掌的穿掌也多有用牛舌掌的。牛舌掌的练习要领是:大拇指内扣,虎口撑圆,四指并拢,掌心含空,小鱼际内裹,微微坐腕。

 

八卦掌的手掌要顶,是为了力贯掌指,也就是力达梢节,如此才能掌力浑厚。手掌外顶有三层含义需要去体会。

 

其一,掌根要顶。指的是掌跟在练习的时候要保持往外顶的劲意,重点是要有外顶的神意,不是要用力去顶,主要是内在的骨骼有外顶、延长的意思,肌肉不能紧张,否则只会造成肢体的紧张。对于初学者来说,可以先用力把掌跟顶出去,然后保持掌形不变,再去放松,慢慢体会,做到自然而然。比如,八卦掌的青龙探爪,也叫推磨掌,就要做到坐腕,掌跟外顶,掌指上竖。

 

其二,掌指要有延伸拉长之劲意。除了掌根要有外顶之意外,整个掌、臂、指还要有延伸拉长之意。比如八卦掌的穿掌,除了掌根要有上顶之意外,掌指和肩臂还要有向前的延伸拉长之意,虽然未动,但要有前伸之意。

 

其三,手腕要挺,传统讲“虎腕要挺”,就是手腕不能疲软,要在灵活多变的前提下,做到内有遒劲,也就是要针对不同的形体、条件和技击环境,要有或外顶、或下坐、或延伸的劲意。这样才能真正保证手掌和手腕的技击用途。比如下掖掌的掌型,除了掌指有延长之意、掌根外顶外,手腕也要有外挺和螺旋之意。

 

做到“掌要顶”的用意何在呢?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其一,为了强壮筋骨。在八卦掌走转中,做到以上三点,可以有效地强壮、拉伸两臂和肩背的肌肉、筋脉,从而使两臂力量增强,两臂和两肩的大筋得到抻开,并能够增粗增厚。

 

第二,在掌根外顶,坐腕,掌指延伸的劲意作用下,两臂的手三阳经和手三阴经可以得到疏通,有利于促进周身的血液循环,促进各类骨、关节类疾病康复,从而达到良好的养生效果。

 

第三,破解各类擒拿手法。八卦掌在传统上不讲擒拿,比如八卦掌的“四十八法歌”中就说“多少拿法莫夸技,两手拿一力固奇。任他神拿怕过顶,穿鼻刺目势难敌。”至于后来的八卦掌为何又有了擒拿?很多是后代有些传人带艺拜师,逐渐融入八卦掌的。别人要想拿住自己,必须要用两个手去拿自己的两个点,那么我实际上还是有很大的回旋余地的,我只要不与对方较劲,掌指依然前指,手腕外挺,对方就很难将力量作用到我的手臂,并很容易被我所乘。比如,对方与我接手后,欲以擒拿手法拿住我的右臂,我不管不顾,不与对方较劲,依然掌指前指对方要害,即可以螺旋劲、横劲破解对方的擒拿;又由于对方在拿我之时,对方的劲力主要在我的手臂,在一定程度上,实际也是被我所拿,当对方的拿法不能奏效时,对方很难马上变招,便容易被我依然前行的劲力所击打。